搜索 | 业务合作

国外政要专家造访贵州:工业文明和生态文明可以兼顾前行

2011-07-20   来源:中国日报    热度:   收藏  

  对于贵州如何发展自己的工业现代化,坊间一度有一些争议的声音传出,一些观点认为,工业化是贵州进入现代化唯一的道路,在工业化发展过程中可以兼顾生态保护;另外一种声音则认为,工业化会污染和破坏贵州的生态和环境,得不偿失。在日前召开的生态文明贵阳会议上,怎么理解工业文明与生态文明的关系?是完全矛盾还是可以兼顾?中国日报记者就此专访了欧美工业发达国家的政要和专家。

  爱尔兰前总理:政策配套,生态和工业可以统筹进行

  “大约21年前,在爱尔兰,我们也有很多造成污染的工业产业。很多时候,你需要出台一些强制性的严厉措施,才能强迫他们终止那些造成污染的行为,工业化的同时保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爱尔兰前任总理伯蒂•埃亨在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如许表示:“但是你们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当有足够的限制性政策和规范出台,推动工业化和环境保护同时进行的工作就会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这次会议就是着眼于一些有建设性和针对性的意见,这对全世界都有好处,”埃亨在谈到他对这次在贵阳举办的生态会议的观点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埃亨认为,经济和环保工作两者的可持续发展是完全有可能同时进行的。“一些高级化工产业、制药产业和高级信息技术产业,都是可以考虑的范畴。”这个观点和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胡正荣的观点不谋而合。

  胡正荣校长在周六举行的座谈会上曾经表示:“我个人觉得,贵州更多还是要摆脱重走完全大工业化的道路,迈入一个跨越式的后工业时代,走新型工业化的发展道路。比如会展经济就是一个后工业时代的产物。对贵阳而言,发展这样的经济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埃亨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我认为对于全世界来说,我们不应该随意地否定新事物的产生,而是考虑如何更好的利用和发展它,将它转换成绿色生态的事物。在这一点上,各个国家之间应该相互学习。”

  我今天在会上听了贵州省省长的报告,他阐述了有关于这个地区环境发展未来9年的规划,这是一个令人相当振奋的计划。我坚信解决当前问题的最终方案就是大家坐在一起共同探讨。我不赞成世界各国之间的相互指责,‘美国应该做什么?’‘中国应该做什么?’这样的指责没有任何意义,每个国家都有自己详细的调查和思路,我们更应该相互沟通和探讨。”

  埃亨在采访的最后表示:“我们应该为我们的下一代考虑,营造一个更加安全和美好的社会,作为一名前政坛领袖,这是我正在致力于的事业。因为我们有责任留给我们的下一代一个更加美好的生存环境。”

  同样是来自爱尔兰的约翰•迪兰博士,是生态产业的投资商,他说,在爱尔兰,工业发展与生态发展是结合起来的,在一些地区们走的是“碳益”性发展道路(碳益指通过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而取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碳益”城市制造的新能源设备,其产生的碳排放低于使用该设备的城市形成的碳减排),使周边区域有有所获益。另外,现在的工业已在向现代工业转型,对环境是有益的。

  埃亨和迪兰博士同时都提到,目前在爱尔兰都柏林郊区正在进行的一项针对工业发展和生态发展同时进行的试验。“这项试验就是为了证明二者是可以同步和谐发展的,”迪兰博士表示。

  迪兰建议,在生态文明建设中,要加大宣传力度。

  美国专家:培训专业的生态工程人才

  第一次来贵阳的美国华盛顿大学环境学院院长丽萨•格兰里希说,赞同中国政府将工业发展与环境问题相结合的做法。他深信在21世纪,中国有能力在这一领域做出表率,贵阳将为先锋城市之一。

  格兰里希说,工业文明与生态文明并不矛盾,但要实现两者协调运作,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21世纪人类面临着能源日益减少,资源和原料日益消耗的难题。如果有国家能以生态环保的方式提供服务的话,那也一定是世界性的跨越。

  对于正在大力发展工业的贵州,格兰里希建议,不仅要考虑环境问题及加工过程会带来的污染,还应该考虑能源和原材料从哪里获取,工业如何组织安排。这个不仅是贵阳的地区性问题,也是全中国全世界该思考的。

  同样是来自美国的托托玛斯•格雷德尔,供职于耶律大学,是工程生态学、环境工程、地质和地球物理学教授,在工业生态研究中颇有建树,和人合著《产业生态学》,书中提出将污染末端治理转变为在设计与生产的过程中就将环境因素纳入考虑。

  从这点出发,格雷德尔认为,贵州现在迫切需要做的,是培训更多的工程技术人员,尤其是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因为其实一个产品如果设计,用什么材料制成,一旦定下,生产出来后就很难再做大的改变。所以他认为最根本的是在设计之初就将环境因素考虑进去,贵州应加强工程技术人员在这方面的培训。

  欧洲学者:工业发展之初强调生态发展效果会更好

  阿克塞尔•普鲁士来自工业最为发达国家之一的的德国,是亚琛工业大学开采损害防治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教授、所长。在他看来,从欧洲国家包括德国走过的道路上,要想到达现代化,需要各方面的积极努力,但工业化必须是第一步。

  他说,工业文明和生态文明并不矛盾,当前,在德国的许多城市中,就有很多世界级的工业园,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变成生态良好的城市了。如果在工业发展之初强调生态发展,效果会更好。

  同样是来自欧洲工业发达国家英国,杰弗瑞•伯顿很赞赏当前贵州贵阳的生态文明实践,这个爱丁堡大学地球环境专家、爱丁堡大学前副校长、荣休教授,对于当下世界的环境污染是担忧的,他说,自人类发展,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城市人口越来越多,这一改变,正是对全球环境造成冲击的主要因素。它对环境的影响是多元的,不仅是碳排放及气候变化,还有资源的消耗,土地的流失等诸多问题。但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对于这一系列问题,人类还不能扭转局面。

  “我很高兴有像贵阳这样的城市正在朝着更环保的方向发展”,但是这是远远不够的,甚至是永远不够的,除非我们能从根本上改变组织的方式,达成国际协定。但不幸的是,我们缺少这样的机制,缺少一个国际性的政府来处理这样的问题。如果你问我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探讨是否能实现生态文明,我要告诉你,我们还要做更多,我们必须采取更多更有力更实际的行动!

  对于“生态城市”的实践建设,伯顿认为,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城市。它们仍需消耗各种资源,但现在状况已经大大改善。“我们需要超越对传统的‘生态之城’的理解,我们要做的,首先要改变自己对物质文明的传统看法,因为通常人们都喜欢尽可能大的房子,买尽可能多的车,生尽可能多的小孩。第二是减缓人口压力。第三形成一个全球性的政府机构。第四是教育水平的提高。这几点都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