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业务合作

浓雾绕管途

2023-11-07   来源:重庆气矿江北作业区    作者:周翠莲   |   浏览:    评论: 0    收藏
重庆本就是一座雾气甚浓的城市。草木丰美,群山环绕,还有大大小小的江流日夜滋养,水汽凝结久久不散,造就了这里雾都的美名。 水雾弥蒙,马路上的车声嘶哑而低沉,未敢狂奔,而在乡野间雾气更肆意浓
安全文化网 www.anquan.com.cn

        重庆本就是一座雾气甚浓的城市。草木丰美,群山环绕,还有大大小小的江流日夜滋养,水汽凝结久久不散,造就了这里“雾都”的美名。

        水雾弥蒙,马路上的车声嘶哑而低沉,未敢狂奔,而在乡野间雾气更肆意浓烈。一场秋雨一场凉,几番雨水冲刷后,便出现了白霜凝晨露,红枫染清秋的诗韵美景。

        清晨的光线透过云层努力向田间地里照来,倾其所有,也只是将浓雾由深转淡,汇成一片灰白色。炊烟与雾色连成一体,飘渺弥散,如舞台中央被高高抛起的水袖,薄纱与干冰完美融合。晨风骤起,画卷中缺少浓墨,却渐渐清晰了淡彩,只见红色的身影在田埂中穿行,一深一浅,一步一步崎岖。他们无心环顾这诗情画意的四周,只一心盯着脚下的路,寻着红黄相间的记号。

        尽管是凉秋,巡管人也不敢多穿衣衫,一村一社的管线走下来,已然是薄汗微喘,等到正午阳光晒透,雾气散尽,更是止不住地大汗淋漓。浓雾变幻着,时而化作凉风,时而化作雨露,若即若离,粘在他们的发梢上,睫毛上,透过朝阳,映照着一身风尘仆仆。

        雾气笼罩着巡管路上的人,让他们身处画中却无暇看风景,也看不清风景。伸出手掌向前拨动,却如流水般,分散后又立即聚拢,在空中留不下一丝印迹。轻飘飘的雾无法承托起背包中各种工具和油漆的重量,能负担的,还是那宽厚的肩膀。

        也许是在空闲时,挥手攥了一把白雾,握着竹仗的手心,已经开始溢出汗水。竹仗的尖端被摩成了扁平,隐隐有四散开裂的趋势,却丝毫不影响在路遇“不速之客”时的威慑力。私底下,他们都会戏称自己是“丐帮帮主”,平时不会显山露水,万不得已时,便会亮出“绝世武学”。

        于山林间呼吸,于浓雾中穿行,竟隐隐有着一种凡间修炼的宿命感,这是一条巡管之路,也是一条修心之路。执杖而行,寻的是一条通向万家的安全之路,修的是一颗赤诚认真的责任之心。

        细雨在凌晨停歇,地上的坑洼却无法散尽积水。溅起的泥水、花草的露珠沾湿裤脚,呈现出一深一浅两种颜色,黏腻地附着在他们皮肤上。

        “没事儿。”巡管人总会笑着说,“走一会儿就干透了。”原本柔软的工裤布料,在泥土干透的那一刻,仿佛受尽阳光洗礼,成了巡管人坚韧的铠甲。

        浓烟咋起,裹挟着一股草木灰烬的气味,飞灰同时升腾盘旋,巡管人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大姐,烧枯草的时候离远点哦,火星子飘到阀室里面危险得很,里面有天然气嘞!”

        看着巡管人额角滴汗从远处跑来,大姐恍然大悟连忙扑火:“哎呀,一哈没有想起,还好你提醒了我。”

        “没事,麻烦你给周围邻居都说一下嘛,秋天来了,烧枯草隔远些。”竹仗成了灭火的利器,三两下便将火星熄灭。

        “要的,要的。”大姐热情道,“小伙子去屋头喝口水嘛。”

        “不了,自己带了的。谢谢大姐!”

        脚步渐远,背影和声音皆隐没于浓雾中,浸湿后背的不知是雾气还是汗水。修行者用坚韧的心追逐心中道义,巡管人用双脚丈量安全的距离,同样的前途扑朔,同样的负重前行,也同样受着风霜雨露的沁润和洗礼。

        漫漫巡管路是一个人的修行,穿过漫长光阴,浓雾终将散尽,迎来无限坦途和光明。

 

                               (重庆气矿江北作业区:周翠莲)            

安全文化网 www.anquan.com.cn

上一篇:尾生抱柱 至死方休

下一篇:师如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