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用户

合肥货运列车站5节罐车脱轨致150吨危化品泄漏

2013-10-22   来源:安徽网    |   浏览:    评论: 0    收藏
  昨日上午9时20分许,省城文忠路火车东站货场附近铁轨上,一列5节罐车在作业中,均发生脱轨意外,其中3节罐车颠覆倾翻,罐内装有有毒易燃品己二腈,并出现泄漏迹象。  险情一触即发,经消防、公安、环保等部门


  昨日上午9时20分许,省城文忠路火车东站货场附近铁轨上,一列5节罐车在作业中,均发生脱轨意外,其中3节罐车颠覆倾翻,罐内装有有毒易燃品“己二腈”,并出现泄漏迹象。

  险情一触即发,经消防、公安、环保等部门合力指挥施救,调集的吊车开始对倾翻罐车展开起吊,但困难重重。记者了解到,发生事故的原因可能与特殊罐车被禁的“溜放”有关。

  事故现场:5节罐车全脱轨,3节发生泄漏

  事故地点就在货场西侧的编组场上。可以看到,这本是一列5节的罐车,全部为密封大型罐体,但朝东的3节罐车已经脱离原来的铁轨,颠覆侧翻,大量危化品出现泄漏迹象。另外两辆罐车也已脱轨,但勉强稳定在偏离的轨道上,摇摇欲坠。

  一名工人称,事发前,这5节罐车正在准备“编组”作业,目的是为了与最近的货运列车进行“会合”,再统一编排运输。其实离最近的货运列车只有300多米远。

  “罐车刚行至两轨交接处时,突然发出‘哐’的一声巨响,接二连三连着挂钩翻了。”目击者说。

  由于记者处在下风口位置,有风袭来时,可以明显闻到一股酸酸的刺鼻味。

  为了查清险情和泄漏情况,多名穿有防化服的消防员陆续进入第一现场,进行察看。

  附近缺少消防栓设备,几辆水罐车则临时在铁轨上铺设水袋,轮番对泄漏点喷洒雾状水,进行稀释,难闻的气味明显弱下。“有一定燃爆危险,并对环境和健康有危害,如果发生燃烧,将产生有毒气体。”现场指挥人员称。

  数十名铁路工人根据前期施救方案,将多根石制枕木运至事发地,抵住未侧翻的罐车,以防再次发生意外,而泄露的危化品则顺着涵洞缓缓排出。

  消防勘察后反映,罐体阀门破损严重,而且部分罐体破损,无法对泄漏点进行堵塞,更不能进行导灌,只能进行现场临时处置。

  下午13时许,一列火车缓缓驶来,接近发生事故的罐车后,停靠在对面铁轨上,该火车车尾拖有平板,架设有起重160吨的大型吊车。

  下午15时30分许,吊车开始启动,对罐车下面的并排车轮进行拆卸吊装。“车轮比较碍事,而且不便于起吊后稳定在轨道上。”专业人员指出。

  夜里19时许,重达20多吨的罐体被起吊,放落在施救火车的平板厢上。

  工人说,虽然罐体密封性很好,阀门都在罐体正上位置,但颠覆导致阀门遭到破坏,泄漏情况比较棘手。

  根据施救进度和难度,要将余下的罐车全部起吊转移完毕,恐怕要持续一夜时间。

  官方消息:脱轨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下午13时30分许,微博认证为“铁路合肥站”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9点30分,合肥东站编组场内在解体36178次货车时,发生5节货车车辆脱线,其中装有已二腈,该物质如遇明火能燃烧并放出有毒气体,铁路部门第一时间协调公安消防部门全力进行处置,无有毒气体放出,无人员伤亡,对周边环境没有造成有害影响。”

  消息表示,脱轨地点位于铁路编组场内,不影响铁路正常客货运输。

  资料中显示“己二腈”是制造尼龙的中间体,遇明火和高热可燃,受热分解并会释放出有毒的氧化氮烟气。

  事故原因:疑为“溜放”导致罐车发生脱轨

  记者察看后发现,这处编组场上,共有6股铁轨,延西而去,就汇总为一条铁轨。事故发生后,合并的铁轨处出现错位受损,十多名工人正在对铁轨进行修复作业。

  为何这5节罐车“落单”,并在离整列货运火车约300多米处,发生匪夷所思的脱轨意外?记者在走访中,现场一名机务段的工作人员表示,那5节罐车是在进行“驼峰溜放”作业,重新组合在编组线上非常常见。

  原来,编组场有一定高度落差,其中西高东低,当日上午,这5节罐车准备与东侧的车列汇合集中。于是,利用牵引机车带着罐车朝西前进一段距离,“将罐车推送到驼峰峰顶,在驼峰上将车辆摘钩,车列就向驼峰下方溜放下去达到编组场。”

  知情人说,为了把控好速度,通常会经过一道自动减速道岔,而且利用道岔将罐车送入指定的轨道上去。

  事发地恰好位于道岔附近,问题会不会出在溜放环节上?

  可能会存在这样一种原因:如果自动减速道岔失灵或没有启用,这5节罐车就会像下坡时挂空档,一路速度不减“溜坡”,加上缺少指定轨道的导入,在变换轨道中,车轮会失控滑出轨道,发生脱轨意外。

  事故追问:本知危险,何能“溜放”自如?

  根据罐体上的体积标示,3节泄漏的罐车内共有150多吨“己二腈”危化品,而这些危化品在没有得到转运的情况下,一部分己二腈直接流入事故现场附近的渠道中,另外一部分则渗透进入附近的土地中。

  针对这一情况,消防员浇水稀释,覆盖泡沫,防止二次意外。

  当日下午,有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对沿线的涵洞和排水道进行走访调查,并在一处大型蓄水池,发现已用泥土将排水口堵住,防止有危化品排出,但由于封堵不牢,仍有泛着油花的积水流出。

  下午15时许,大量黄沙和砖石被运来,现场工人排成一条线,将黄沙源源不断送入泄露现场,进行挖坑收容。

  这些危化品是否会渗漏,影响地下水水质?抽样检测的水质如何?这些数据暂时是个未知数。

  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铁路货运部门规定原则上是不准采用牵引溜放法调车,因设备条件限制,确需施行牵引溜放法调车时,须有安全措施,并由铁路局批准。

  “溜放”并存在一定的限制,其中就包括装有禁止溜放货物的车辆,停有装载爆炸品、压缩气体、液化气体车辆的线路。“经撞击或受热膨胀造成漏气,能污染空气引起大批人员中毒或燃烧的车辆禁止溜放。”在铁路运输安全问答中也提出这一观点。

  从此看来,这5节装载“易燃有毒”危化品的罐车,属于禁止“溜放”的车辆,对于安全要求较高的线路车辆必须由调车机推送。

  究竟这起脱轨意外是人为操作失误,还是突发意外?谁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目前,这起事故处理还在进行中的同时,已有勘察人员对事发铁轨距离展开走访调查。